当前位置 : 主页 > 创业 >

IP Camera为何海外热,国内冷?

2014-04-25 19:44  查看:

dropcam 02

  前日智能家居安防公司Canary融了1千万美金的A轮。Canary除了外观长得像一个桶,本质上它是一只IP Camera(IP摄像头,以下简称IP Cam)。更早之前还有大名鼎鼎的DropCam,在去年下半年拿到3千万美金C轮。热钱之外,Canary仅仅众筹就收到近2百万美金的支持。但跟海外市场相比,国内的IP Cam在人气和资本上要消沉得多。

  笔者也在Canary拿到融资的当口,找到同样在做IP Cam产品创业的居e安创始人马晓东。居e安的团队规模不大,业务偏向2B的安防。同领域的产品在海外拿到融资让人羡慕,但马晓东说这个阶段在国内融资很难。我们在交流里聊到了很多因素,但总结一下最主要是下面几点:

  1. 用户差异。Canary和Dropcam都是面向个人的产品,而IP Cam在国内主要还是面向政府、企业和商铺。普通家庭的安防意识不足以驱动他们购买IP Cam,不过马晓东表示他们也有一些个人用户,但都比较高端(比如别墅),占的比重不大。

  2. 网络环境。百万像素IP Cam和云存储已是业界主流产品,对上传带宽的要求也很高。一般实时H.264高清码流无延时上传带宽需1.5M/s,而国内各运营商实际能使用的上传带宽也就300k/s,这也就限制了网络实时视频和云存储的发展。

  3. 产品差异。Dropcam的定位是视频摄像头,主打的是网络直播、网络存储、双向通话等等——重点在生活分享,含蓄的中国人似乎没有很旺的视频分享需求。

  相对来说Canary的方向跟国内的IP Cam更像,但马也表示产品在工业设计上跟国外还是有不少差距。主要还是为了成本控制,国内普遍用的公模,也就导致我们看到的大部分国产IP Cam长得都很相似。推广受众和产品设计是两个相互制衡的因素。

canary

  4. 融资环境。没有大众消费基础,在国内短平快的节奏里,IP Cam产品想拿到融资不易。

  这三者都是一环扣一环。

  除了居e安这样的创业团队,国内还有另外两股力量在推动IP Cam这个品类。一个是类似百度这样的纯互联网团队,另一个则是HikVision这样的传统监控设备厂商。2C市场或者大众市场是所有人都想啃下的一块大蛋糕,但从目前来看从安防切入要比主打视频靠谱。i耳目的定位就跟Dropcam非常相似,视频直播、云存储也都是百度所擅长,但从销量看,这款388的摄像头表现一般。

  马晓东介绍说他们现在做的产品主要是以IP Cam为中心,配合门磁、烟感这样的功能实现视频安防联动。他认为IP Cam的个人市场可能要到明年才会有明显起色。届时必然是经过这一年多的试验推动,IP Cam的民众意识更加普及,形态和功能也会更加完善。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