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互联网 >

专访Tony:漫谈技术、文化与人才

2014-04-25 19:38  查看:

专访Tony:漫谈技术、文化与人才

  张志东

  3月19日,Tony正式卸任公司执行董事,并将在6个月后卸任CTO职责,而后全面投身到学院专职讲师岗位。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Tony,Tony也围绕着技术、文化和人才话题,结合16年来的创业经历畅谈了他的看法。

  尽管我们看到了公司的公告、还有Tony给大家的一封信,但是,还是想问一下Tony,腾讯是一个很大的事业平台,你本身又是创始人,为什么要卸任CTO这个岗位,除了邮件里说的,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Tony:从27岁开始,我投入了公司16年的创业和发展,这是一个蛮长的时间。作为一家企业,要想基业长青,也需要在公司培养出下一代,顺利完成交接。为此,两年多前我就和Pony、Martin进行了沟通。

  当时正好是公司的转型期,Pony和Martin希望我用两年的时间帮助公司顺畅转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要培养出能够在转型后带领相关业务的骨干,所以这两年我主要在做这两方面的事情。到现在,一方面,相关领军同事们的确成熟度大为提升;另一方面,公司组织结构实现了关键的转型,也走向了更加开放的体系,我也感觉是比较好的时机。

  互联网毕竟是一个需要很多体力、精力和快速迭代的行当,需要领导人非常精力充沛,跟房地产业、制造业等传统行业不一样。传统行业还有机会说姜是老的辣,但我们这个行业,一周没有几十个小时投入你就是脱节的,你就不了解90后喜欢什么、00后需要什么,连触觉都不敏锐了,倚老卖老在这个行业是不合适的。

  另外,也可以说是我个人的一个愿望。除了希望生活和工作更加平衡之外,我一直有这样一个心愿,把公司带到某一个阶段之后,可以更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我不是太喜欢做管理层,我的个性就是这样,这是心里话,我更适合、也更喜欢当一个技术架构师,或者做一个讲师。由于公司过去这些年高速增长、马不停蹄,也没有机会给我让我实现这种生活,现在有机会去做还是挺好的。短期内我还是希望调整下生活节奏,未来重点会放在技术人员成长的培养上,或者是一些技术性、公益性的事情上。

  此前研究院也拆分到了BG,Tony作为公司的CTO,你卸任之后,大家会不会有这样一个担心说“公司的技术导向会弱化”?公司未来的技术创新方向在哪里?

  Tony:之前研究院拆分到BG里头去,主要为了应对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需要,研究院的功能分解到微信、SNG等,在这个阶段有助于增强研究方向和成果落地的效率,可以看到微信在云端智能识别、SNG在图像处理等取得较好的成果。

  腾讯的业务比较长,IEG、微信、SNG、TEG,都有很好的技术接班人,在各自领域都有很强的实战经历,他们对技术方向的理解不会在我之下。腾讯对技术的需求和投入只会越来越多。

  说到创新,特别是前瞻性创新,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Google,Google有很大量的资源和团队跟现有业务完全够不着的时候就进行了大量投资。腾讯现在达不到这个阶段,跟人才结构和视野有关,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希望腾讯一步走到Google那样,这不符合企业的发展规律,但是公司会逐步加力。

  从另一个方面看,中国存在着和美国不一样的创新空间和机会,中国人口高度密集,很有东方特点,在这里有很多创新机会,未来的创新与美国会有不一样的地方。我相信这是腾讯主要的创新方向。

  腾讯企业文化在业界口碑还是不错的,这与创始人团队的言行关系很大,比如员工会感受到Charles是一个很Nice的人,Tony是一个很本真的人,等等,Tony认为公司能否传承好的文化?最担心的是什么?

  Tony:关于传承问题,一家公司如果要江山代有才人出,必须要有文化接棒,文化要有一种内在的延续性,从这个角度来看,创始人起到了第一棒的作用。到了第二棒,可以看到,腾讯的管理团队具有比较好的传承性,绝大部分同事在公司都有多年的磨合经验,他们都愿意认同这种文化,愿意传承这个文化。

  将来还有第三棒、第四棒,我们保持这种文化,也是腾讯能够吸引优秀人才愿意加入腾讯的一个原因,这些都需要人去传承。一家公司要面向未来,要符合社会正能量的需要,不仅仅是为了市场份额,不仅仅是为了商业的利益,还需要这个公司有更强的社会责任,而不仅仅是为这家企业,管理层首先要有这样的坚持。同时,在我们的大集体里头有一群同事,特别是深刻理解公司基因的老同事能够在工作上,能够在这些地方帮助传承这些东西。我本人作为一个老员工,很愿意致力于培养第三棒、第四棒。

  至于说长期担心什么,或者关切什么,我在邮件里也提了这一点:一项业务的成败得失,不是最重要的,一件业务失败了,我们可以检讨以后选择新的方向卷土重来。长期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腾讯这个集体是不是能够凝聚一种精神、一种气质,这里是否有一群有理想的人,他们有相同的价值观,愿意凭着自己的智慧,凭着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世界。如果能够凝聚这样的人,能够凝聚这样的精神,我就不担心这个公司的未来。

  Tony过去这么多年,在整个工作历程之中印象最深的、或者说最值得留念的事情是什么?感觉非常“腾讯味儿”的?

  Tony:挺多的,我可以举些小例子。

  一个早期的例子。我印象比较深刻是在公司还很小的时候,QQ当时还叫OICQ,当时团队的理念很简单,让用户不要掉线,就这么一个很朴素的愿望。但互联网服务其实还是蛮苦的,因为节假日别人放假的时候,就是我们的业务高峰。往往故障也出现在高峰的时间。一碰到什么故障,我打部的士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一般看到跟故障有关的同事比我先到了,把观察到的原因诊断、技术应对我们碰一碰,很快就会解决。

  这些事,挺有腾讯人味道的,大家不需要很强的规章制度、不需要区分这是谁的责任,负责的同事本身就很热爱这件事情。就像看家里的小朋友有没有摔跤,摔跤了赶紧扶一把,都是源自于他对这个事情的喜欢和认同,这种文化是我对腾讯的一种很强烈的感受。

  第二个例子,在公司快速发展时,很多时候,我们的组织和制度是跟不上的业务的速度的。这时候,在腾讯人身上我感受最深的是,无论什么问题,只要是这个问题影响到最终用户感受的时候,让最终用户感受不爽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拉一个群,所有的负责人在里头很快就会找到应对的方法。一个突发的事情,所有同事都会全力以赴,不会因为说突发的事情他在休假期间就会不理,也不会因为责任口径未事先界定好而相互推诿。大家都是为着不要让用户失望,这是我在腾讯普遍能够感受得到的。

  第三个,可以算是变革期的例子。2005/2006年因为业务线闭环而进行第一次大型BG组织变革,2012/2013年因为移动互联网而进行第二次大组织变革,变革一定会伴随很多阵痛,可以看出来腾讯的管理团队、同事们是积极拥抱变化,具有很强的自我驱动的能力。

  谈到组织变革,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快速变化、昨是今非的行业,公司最近几年针对市场也经常有大的组织调整,甚至很多员工的工作也必须有很大的变动,Tony对人才成长有什么期许,对人的流动有什么建言?

  Tony:在这个行业,业务变化、甚至组织变化中,员工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了,这是一个客观的现实。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同事在团队里的经历是正向的。

  希望每一位同事,在腾讯的经历获得正向的成长,除了工作实战经验之外,还能培养正直的品质和用心投入的态度。期望腾讯培养出来的同事,能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无论他在公司原来的团队,还是调往其他BG团队,或是调往公司的投资公司,均能有较强的适应能力和自我驱动的能力。

  即使有的同事选择了其他公司或选择自己创业,也希望他们能在新工作中能被人认同, 希望他能有好的发展。

  说到人才成长和人才培养,Tony怎么看待你将来在学院专职教师这个岗位? 在将来的工作上会侧重什么?

  Tony:这个新岗位对我来讲是蛮自然的。其实在公司头几年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后来公司业务快速扩张后,管理层的工作太忙,兼顾不上。我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要说一点点对未来的期望,对腾讯经验教训的提炼期望可以做得更好,我们以前在这个地方的投入还不够,对业界的技术思想贡献还不算多,我希望能够让公司在技术理念方面的积累成为业界的一部分。这方面,我们能够向Google、Facebook等公司学习,它们为业界贡献了许多技术理念。这应该是腾讯可以学习的榜样,我将在学院帮助推动这些事情。

  16年,无论对谁来说都是很长的时间,可以说你整个青春都投入在这里,要卸任的时候,最大的感受、或者说最想说的是什么?

  Tony:腾讯都是我最重要的人生经历,在感情上说,我可能用两个词来描述,第一个词是感恩,第二个词是欣慰。

  感恩。我本人是优点、缺点都挺明显的一个人,团队能够包容我,帮我发挥所长,如果不是在腾讯这样的环境里头,我未必有这样的机会去发挥。

  欣慰。刚才也谈到了,腾讯的文化得到大部分同事的认同,看到我们的同事一批一批在成长:有的同事在毕业的时候加入腾讯,现在已经成长得非常好;有的同事离开腾讯之后自己创业,他们都带着一些腾讯人的烙印,特别关注用户体验,靠智慧和专注而获得发展,看到老同事们的成长是最开心的事情。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