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应用 >

虚拟运营商是保姆,干脏活累活还不上位

2014-04-25 19:31  查看:

虚拟运营商是保姆,干脏活累活还不上位

  最近,虚拟运营商品牌持续升温。

  工信部一口气发放了19张牌照,涉及到多个领域。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国”字头),在京城高调成立。

  据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向笔者透露,虚拟运营商们已基本完成基础工作,等待三家电信运营商测试通过后,即可公开放号。预计首批运营商将在25日放号。

  笔者一直跟踪虚拟运营商,他们以崭新的面孔出现在人们面前,有“双重”意义:

  1、打破了电信运营商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垄断地位(中移动副总裁李正茂曾说过,中移动不垄断,腾讯微信才垄断。)但是,在用户与产业链心中,虚拟运营商企业就是打破了三大运营商所谓的垄断地位。

  2、虚拟运营商推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品牌。譬如,乐语发布的“秒”品牌、爱施德发布“U友”、巴士在线MyWiFi(与中兴联合推免费公交Wi-Fi)国美与阿里巴巴分别推出“极信通信”、“阿里通信”等。

  但是,从目前情况看,电信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支持力度远远不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进行“打压”,拖了后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说,“现在的虚拟运营商面对着截然不同的环境,网络不同,终端不同,业务不同。虚拟运营商能做什么创新,我想不出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虚拟运营?原因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觉得已经晚了。”

  通过与虚拟运营商大佬接触,发现三大尴尬现象:

  1、虚拟运营商从三大电信运营商获得的“批发价格”并不低。其中短信业务批发价为7分/条,流量业务价格在120元/GB,高于基础运营商给予普通代理商的价格;

  2、业务“拉锯战”谈判,拖的时间过长。虚拟运营商并非工信部的“亲儿子”,需要与三大运营商进行车轮战的谈判。此前,中移动因为迟迟不公开虚拟运营商的名单,引发了媒体极大猜测;

  3、对虚拟运营商的品牌传播“缺位”。在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成立之日,三大运营商没有任何一位高管上台发言。张晓铁(原中国移动副总经理)、冷荣泉(原中国电信副总裁)到场,可惜均不是三大运营商的身份;

  或许,因为工信部决策迟缓,影响了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的政策扶持,但是,对虚拟运营商漠视或者对立,不利于电信业与OTT等互联网形成有效的竞合。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告诉我们,虚拟运营商大多不是敌人。何况,虚拟运营商无论是推号段、资费套餐还是互联网业务,均是基于电信运营商的基础网络,替运营商打工。用虚拟运营商迪信大佬通董事长刘东海的话说,虚拟运营商就是运营商的保姆。运营商不愿意干的事情,都会交给虚拟运营商来做。那么,电信运营商就应该支持保姆,而不是担心保姆上位。

  也许有人说,运营商为虚拟运营商“培养”的大批高管。爱施德副董事长周友盟来自中国联通市场部,乐语通讯副总裁何宁来自中国电信终端公司。但是,无论是暂时的卧底还是永久性的逃离,他们都不代表电信运营商,而是重新选择自己的事业。

随机推荐